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歌的旅程fxg891207

 
 
 

日志

 
 

相识三十年  

2008-12-29 21:11:4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些日子,忙着到处去开会,因了改革开放三十周年的由头,今年的各种研讨会好象特别多,三十周年这个字样,出现在了各种各样的会议标题上,见得多了,便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及至某一天接到同学发来的一条有关同学会的信息,才想起这三十周年与我是有很大关系的,今年,是我们考上大学的三十周年。

三十年前,那是文革刚刚结束的年代,中国象是个刚从一场重病中死里逃生的人,病情虽已缓解,但元气大伤,恢复尚需时日。经济领域的改革还未开始,对于刚经历了文革的一代青年,人生道路的选择并不多,唯有自77年恢复的高考,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这是当时的语言,现如今叫平台)。于是所有公认的或自认的优秀青年,一股脑儿将他们的热情投入了高考,于是有82个年轻人在1978年秋的某一天走到了一起,于是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杭州大学历史系78级。

所有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当年的大学生,尤其是78级的大学生里,什么样的人才都有。77级的大学生当然也是优秀的,但是,由于文革的影响,77级的招生录取过程中,仍然有一部分非常优秀的考生因为种种与所谓的“政治”有关的原因而被拒之于大学的门外。而到了78级的招生录取时,这种情形有了很大的改变,只要本人没有什么问题,文化考试的成绩成了录取的主要依据。  

所以,78级的大学生,学生来源便特别的复杂,用藏龙卧虎来形容我的那些同学,一点都不为过。那是什么样的一帮人啊!有饱受“四人帮”打击摧残的“老革命家”、有长期从事教学并与自己的学生同场高考的“老教师”、有十多年工龄的老工人、有上通天象下知水情的“老农民”,有当兵多年的退伍“老战士”、也有戴着大盖帽的现役海军军官、有在1966年文革前夕已填完了高考志愿的老三届中的“老高三”、也有1978年当年高中毕业的应届生,有入学当年已经31岁、家有三个小孩的中年父亲,也有不满15周岁、考上大学才第一次从海岛踏上大陆的毛头小子。

众所周知的原因,现在的高考文科生,除了极少数酷爱历史者之外,恐怕已很少有人会主动选择历史专业,而在我们的那个年代,文、史、哲却是文科考生的首先选择。现如今文科考生趋之若鹜的财经、会计等专业,根本就没有进入过我的视线,其他同学也与我差不多。我一点都没有歧视其他专业的意思,但在当时的大学里,中文、历史、哲学系中汇聚了最多的优秀文科生则是不争的事实。记得杭州大学首届百科知识大赛,全校仅有的五位一等奖得主,历史系占据四席,仅有的那一位非历史系学生,也与我们班有关,那是我哥,中文系的,故有同学戏称我们是“四个半”一等奖。其余二、三等奖的获奖比例,历史系也是最高的。

过去的那个年代,在很多人的心目中,学历史的人,应该是戴着厚厚的、一圈圈似唱片般的眼镜,整天埋头于古籍故纸堆中的老夫子。但我的这些同学们中,几乎找不出类似的影子,看看我们班当年在杭州大学的“业绩”就知我所言无虚了---围棋团体冠军、乒乓球团体冠军、桥牌团体亚军、篮球第四名,田径运动会上男子100、200、400、女子跳高等项目的第一名,都出自我们班。还有许多的业绩,实在无法在此一一道来。

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群体当中,你几乎随时会意想不到地发现某位同学的才能,稍不留神便有可能陷自己于班门弄斧的尴尬或犯下轻慢了某人的错误。某君刚刚入学,自称篮球打得不错,天天张罗着成立篮球队,后来,篮球队是成立了,可是他几乎连替补的位置都没了,不是他不行,是厉害的人太多了。记得X同学在上外语课还是外语考试时伸了个懒腰,不知怎么被班主任看见了,便在会上批评,意思是你既然不会,那就虚心点,竟然伸懒腰。本来嘛,在课堂上伸懒腰大概是不应该的,尤其在那个年代,拿这来批评学生也不算什么,只是对伸懒腰是缘于“不会”的推定便有些不靠谱了。X同学如今已经先后担任过中国驻欧洲好几个国家的大使,英语的水平在当年就是很不错的。当然,那个年头,大家的外语水平普遍较差,所以那位老师有此推论,实在是因为我们班的能人太多了,害这位老师犯下如此大错---做教师最最不能犯的错误,就是轻看了学生。看看,三十年后我还记得。

    正是因为我们这个班级的优秀,让我们到今天为止,仍然为自己能够认识了这样一批同学并一起走过30年而自豪。而最让我们自豪的,是我们这个班级的正气。要知道,30年前的中国,文革的余毒远未肃清,许许多多在今天看来极为荒唐的观念和标准还在大当其道。但在我们班里,是非观念和正邪标准从那时到现在都从来没有变过。简单的说,只要你有本事,比如书念得好,文章写得好,球打得好,棋下得好……,自然是会受到尊重的,如若要靠溜须拍马、说空话、打小报告、捞取所谓的“政治资本”,定会为人不齿、无以生存。

毕业后的26年间,已有4位同学先后离我们而去,Z、Y两位同学,是我们班的才子,英年早逝,令人无比惋惜。H同学为人极其诚恳,是我们班里人缘最好的同学之一,去世后,据参加过追悼会的北京同学所述,H同学生前工作的军事科学院的许多老将军都失声痛哭,有挽联曰:“年不高德高,位不重望重”,有评价如此,可见H君之人格魅力。四人中唯一的女同学H,上学时是位非常活泼可爱的小女孩,是班里年龄最小的女生,人也聪明,身体非常好,那个女子跳高第一名就是她,还因此进过校田径队集训。谁都不会想到,她竟然是我们同学中最早离去的。有时候会想,老天爷何以如此不公,让这么优秀的同学早早离我们而去了,毕竟他们离去时还那么年轻。不过,也因为他们离去时的年轻,在我们的心底,留下的永远是他们年轻的影子。而我们则慢慢地老了。

记得我们那一届毕业时,分配的情况不太好。那时是国家包分配,也就是说,好歹有一个单位收留你。说起这事,我今天的学生们还羡慕不已,可他们哪里知道,那时的大学生,一百多考生中只有一位。今天大学生就业难,是因为大学生多了。那年头,与现在很不一样,不同的单位之间的差异,并不是特别的大,至少在经济待遇上是这样。因此,所谓好与不好,更多地体现于分到哪个城市,我们班杭州人特别多,而分配计划留杭的名额根本就不够,也就是说即便你不挑不拣,只要能留在杭州就行,这样的愿望也不是都能实现的。不过就算是这种情况下,同学们之间也没有你争我夺,互相拆台的事情发生,最多是找系里说说自己的困难罢了。

整整30年过去了,毕业以后,大家的生活境遇各不相同,有人官至部长,有人仍一介平民,有人身家亿万,有人生活仍然拮据。但是,每到大家相聚的时候,仿佛又都回到了当年的学生时代。当然,那是不可能了,实际的情况是,每年都有同学退休,我们正变得越来越老。

祝福我的同学们,希望大家身体健康,心情愉快。我们已经一起走过了30年,希望还有30年…………

  评论这张
 
阅读(223)| 评论(2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