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歌的旅程fxg891207

 
 
 

日志

 
 

如歌的旅程--到康定去唱情歌(6)  

2008-01-17 21:07:29|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3日

今天我们从丹巴县去炉霍县,那是我们此行助学活动的下一站。昨天晚上,我们再三要求更登村长转告乡亲们不要来送行,但孩子们和家长还是早早地来了,而且还从他们并不富裕的家中带来了各种各样的礼物。格玛带来了大大的一块腊肉,还有花椒。小正春的妈妈则送来了一纸箱的核桃,看她两手被染得漆黑,应是早上刚刚采摘的。另外送得最多的则是苹果,有些接受了资助的孩子,与他们结对的老师此次未能来,他们也送来了礼物,希望籍我们转交给未见过面的好心人。虽然我们心里清楚,我们的行程还很长,待我们回到杭州,那些东西可能早已变质,但那毕竟是乡亲们的一片心意。我们都一一收下了,红路还认真地在每一件礼物上写下了某某人收的字样。乡亲们抢着帮我们拿每一件行李,那情景很感人,也让我们的孩子们感动,谁说现在的独生子女不关心别人?樊晨就说要妈妈回杭后给两位小妹妹买些衣服和书籍寄去,张曦、刘轩池也都是依依不舍。告别前,红路还给孩子们和他们的母亲拍了许多照片。

离开了美丽的甲居,经过丹巴县城,经303省道沿牦牛河而上,牦牛河峡谷的景色绝美,牦牛河就在公路边,没有任何污染的河水清沏见底,茂密的植被一直从山上沿伸到水边,头顶的天空湛蓝,是那种通透的蓝,让人觉得,如果没有白得耀眼的云朵遮挡,肉眼就可以洞穿整个宇宙。虽然我们来自号称山青水秀的浙江,但这里河水的那种清纯,那种蓝天白云和高原植被,都是浙江所没有的.沿着牦牛河行驶的很长一段路,地势都比较平坦,唯有路边的河水在提示我们是走向上游,登山表上的读数也显示着海拔逐渐在升高。

终于,路开始变陡了,河水也变得比较湍急,我们在一处小瀑布旁停车休息、拍照,靠近水边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阵阵寒气。继续前行开始爬坡,连续的爬坡,最为考较汽车的能力,想我身边很多的朋友,这些年都陆续买了车子,闲来无事喜欢聊车,说起车子的好坏,更多地是关于外观、内饰、配置、做工等等。因为都是在城市里跑,发动机和变速器、底盘这些汽车最为根本的东西,反而不那么重要了,高档车和低档车的差别更多地是体现在宽敞和气派上。而到了这高原的山路上,车子立马就见了高低,刘队长的陆巡4500在我前面一会就不见了踪影,估计已经在山顶上休息了,我的车则挂着减速档在低吼着爬坡,不过也够难为它的了,毕竟只有1.6的排量,以9 岁的高龄仍然能够在高原上折腾,实属不易,所以有时看着那些丰田陆巡4500、4700,丰田霸道4000,三菱帕杰罗从身旁呼啸而过的身影,也挺为我们的捷达、阳光自豪的,咱无非比你们跑得慢一点而已。

路边的树木越来越矮小,代之以大片大片的草坡,远远的看见了刘队长的车停在了路边,知道已经到达了山顶。远处雪峰在阳光的照射下有点耀眼,草坡上成群的牦牛在悠闲地吃草,一派高原风光。大家大呼小叫,纷纷拿出相机一阵猛拍,兴奋之时,全然忘记了此处的海拔已经达到了4100米。经问了刘队长,知道这座山叫“格达梁子”,但不知为什么,地图上都没有标注,也许是因为它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吧。刘队长的爱人告诉我们,南面远处的雪山是雅拉雪山,海拔5820米,雅拉雪山的另一边就是康定。

下了格达梁子,就是八美,八美的名气虽不如新都桥,但也应该算是个交通要道,沿303省道往东82公里可到丹巴,即我们来的方向;沿303省道往西北148公里,是炉霍县,我们今天的目的地;沿215省道往南70公里,是著名的新都桥。因为这样的地理位置,过往八美的车辆很多,镇上的饭店旅馆也很多。我们的中餐也安排在这里,刘队长对这里很熟悉,我们吃饭的餐厅门口停着的多是政府的车,有辆挂“川V·00029”的丰田陆巡4500一看就知道是甘孜州政府的车,原来是一位副州长从青海回来路过在此吃饭。刘队长是个很细心的人,点的菜很可口,并且充分考虑了我们浙江人的口味。

饭后继续上路,虽然是柏油路面,但路面的质量不太好,许多路段,路面下陷形成了两道深深的车辙,两道车辙中间和外边则不同程度的隆起。越野车行驶的问题不大,只需顺着车辙走就行了。我们的轿车如果也这么走,肯定会托底。我们只能小心地“骑”着车辙走,而车辙两边的隆起处也是高低不平的,同样需要非常的小心。整个下午大约有一半的路段是这么走的,尽管如此,我们的车底仍然有被蹭到的时候。

出了八美不远,我们路过龙登大草原,303省道就在草原上通过,也就是说,你只要打开车门,就可以一脚踏上草原。GPS显示海拔3700米。草原上开满了黄、白、蓝、紫色的小花,杂玛河蜿蜒流过,犹如一条洁白的哈达漂在似锦缎般的草地上,牦牛在河里饮水和嬉戏,远处的山坡上可以看见巨大的玛尼堆和五颜六色的经幡林,这幅画面让人想起那首著名的歌曲“父亲的草原母亲的河”,以前去过云南香格里拉的纳帕海草原,但那是一个圈起来的旅游景点,总是让人觉得不那么自在。这里就不同了,可以随便停车休息和游玩,游人也不多,有几位孩子在向停车休息的游人推荐骑马,只要5元钱。晨晨和一个牵马的小孩还聊起了天。

离开龙登草原又开始上山,到山顶时测得海拔4080米,但不知这座山叫什么名字,地图上也没有,可能是因为道孚县整体海拔较高,平均海拔超过3000米,超过4000米的山头比比皆是,不值一提。下山的坡很长,因为下去就是道孚县城,道孚县城的海拔大约2700米。道孚素有“藏房艺术之乡”的美称,但我们路过时没有停留,因为晚上炉霍县教育局要请我们一行吃饭,我们不敢在路上耽误太多时间,好在按计划我们还要路过这里一次,有机会弥补。

从道孚到炉霍的河谷地带比较开阔,山坡上的农田中有各种作物,形成了不同颜色的大块色彩,引得我们不时停车拍照,若不是前面佑林的不时催促,我们肯定不能按时赶到炉霍县城。沿途不断看到有小孩在路边向我们行队礼,后来才知道是甘孜州在小学生中开展的“千里川藏线,队礼伴你行”活动。

下午5点半我们到达了被誉为“康北中心”的炉霍县城,入住了炉霍宾馆,炉霍县教育局的沈局长和广电局的吕局长已经在此等候。佑林联系助学活动时,吕局长当时是教育局长,新近调任广电局长,知道我们来炉霍,自然要来看看我们。吕局长是个非常活泼开朗之人,虽是汉族人,但其先生是藏族人,久受藏族人能歌善舞的熏陶,晚餐席间又唱又跳,且水准颇高。沈局长和其他几位主人也不例外,还邀我们轮番唱歌,老费照例又发表了他热情洋溢的讲话来代替唱歌。

 

8月4日

早饭后我们在沈局长和吕局长的陪同下一起去炉霍中学,受我们资助的学生都在这个中学,只因现在是假期,学生们都回家了,因为我们的到来,学校通知了受助的学生回校,但有些学生家在很远的地方,一时赶不到。马玉君在这里见到了她资助的学生,是一个挺文气的藏族女孩。蒋云兵也见到了他资助的女生,还有一位男生好象是腾院长资助的,另外的学生因路远还没到。

沈局长还兼任着炉霍中学的校长,他陪我们参观了学校,介绍了学校的基本情况。甘孜州共有18个县,但只有4所高中,西北地区的几个县只有炉霍中学有高中,后来高中停办了,2005年才又恢复,恢复以后的首批学生将在明年毕业,当初招了90多人,后因贫失学了20多人,现还有70多人,我们资助的学生大多在这个班。校园不算大,但比较整齐。我们参观了学生宿舍,条件挺不错的,据沈局长说比学校的年轻教师要住得好,这体现了学校以学生为本的理念。

因为有的学生一时赶不到,沈局长和吕局长陪同我们去宗塔七色草原观光,从炉霍县城沿317国道向东北方向跑了20多公里后,向右边拐入了一条山谷,路是一条铺了碎石的土路,但山谷中的景色很象影视中见过的欧洲的山地,路两旁的山上长着高大的云杉和冷杉,山势比较陡峭,山路一直是上坡,来之前吕局长告诉我们今天去的宗塔七色草原海拔较高,约3800米,途中要过4000多米的山口,大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加之昨天的路上已经有两次翻越过4000米以上山口的体验,所以对渐次升高的海拔不会有精神上的负担,据吕局长介绍,高原反应与精神上的紧张是有关系的。到达山顶前的最后一段路,完全是土路,车后扬起的尘土让人想起沙漠上的拉力赛。为了保持较好的视线,我们的车队互相之间拉开了距离,今天我们的车队有6辆车,我在第4辆,在盘山公路上,远远地能看见前面的车象是在楼上开着,后面的车象是在楼下跑着,每辆车后都拖着一股黄色的烟尘,煞是好看。

到达山口的时候,我看了一下GPS,4180米,这座山不知叫什么名字,地图上也没有标注。站在山顶上极目望去,不禁会感叹大自然的神奇,大山的两边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风光,我们来的这一边,是长满了高大树木的山谷,更远处是雅拉雪山洁白的身姿,在阳光下闪耀着诱人的光芒。山的另一边,从我们的脚下直到极远处的绿色群山之间,突然间没有了一棵树木,而是一片开满了各种野花的大草原,这就是宗塔七色草原,因为草原上的各色野花会随着季节的变换有规律地依次开放,使得草原在一年中会变换七次颜色。这段时间是白色的花居多,但也有蓝、黄、红、紫色的花点缀其间。后经主人介绍,这片草原的面积有9万多亩。

从山顶下来通向草原深处的路依然是简易的碎石路,仍然坑坑洼洼不太好走,但草原的美丽足以让我们忘却行路的艰难。过了一个下坡的急弯,晨晨下车拍照,正好后面红路的车刚过了弯,从我们的位置看去,红路的车就象是直接从白色的云朵上开下来似的,晨晨及时抓到了这个镜头。

热情的宗塔乡的乡长和其他几位乡干部已经在草原上等待我们,我们的车子可以直接开上草原,草原很平坦也很结实。主人们在草原上支起了遮阳伞,铺上了漂亮的藏毯,大家席地而坐,主人早已准备好了青稞酒和牦牛肉及其他酒菜,招待我们美美地饱餐了一顿。饭后大家在草原上唱歌、跳舞、拍照、骑马。佑林在甘孜已呆了将近一年,骑马的功夫已然十分了得,可以纵马奔跑。

有一位炉霍中学受助的的藏族女孩就是宗塔乡人,听说我们在宗塔草原,也赶了过来。

离我们不远处,有一座白塔和一个很大的玛尼堆,旁边有一位身穿金色僧袍的僧人在刻着玛尼石,红路和老费夫妇,还有蒋云兵和晨晨都请了一块玛尼石回来。

下午3点,我们告别了宗塔草原,回来的路大多是下坡,车跑的比较轻快,正在吃晚饭时,又有几位受助的学生来了,我在这里也资助了一位女生,叫泽仁拉姆,也在班主任的陪同下来了,她家境很不好,见面时,我们勉励她要好好学习,如果考上大学,我们会继续资助她,能得到素昧平生的人的关心,很让姑娘感动,分别的时候她掉泪了。说实话,这次的助学活动,不仅是受助的孩子们,也让我们每一个亲临其境的人感动,如果我们的援助能够帮助他们完成学业或进一步发展,我们会非常欣慰。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