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如歌的旅程fxg891207

 
 
 

日志

 
 

如歌的旅程--到康定去唱情歌(5)  

2008-01-16 18:24:41|  分类: 游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8月1日

今天我们要去往美丽的丹巴,丹巴最为出名的是碉楼、藏寨、美女。丹巴素有“千碉之国”的称号。现存各种古碉种类之多,建筑之奇,堪称全国之最,世界罕见。丹巴出美女,这里的美女通常不施粉黛,丽质天成,皮肤水嫩,没有一般藏民脸上常见的“高原红”,据说甘孜州历界选出的州花大多出自丹巴。丹巴的藏族民居独具特色,其中以甲居藏寨最为出名,曾被《中国国家地理》杂志评为“中国最美丽的乡村”。

我们此次的甘孜之行,除了自驾旅游,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我们学校的部分教师和一些部门的党总支、党支部,与甘孜州的贫困学生结成了帮扶助学对子,我们此次将要看望这些贫困学生,并转达老师们对他们的关爱,这批接受助学的孩子有一部分就在丹巴县聂呷乡甲居三村。

丹巴位于大渡河的源头,我们从磨西镇出发,沿着大渡河而上,张佑林一家乘坐甘孜州政府车队刘队长驾驶的丰田4500陆地巡洋舰在前面开道,我的捷达在第二的位置,老费驾着尼桑阳光在我后面,最后是马玉君他们4人乘坐佑林从海螺沟借的三菱帕杰罗殿后。四辆车亮着双跳灯,一路走来很有些壮观,尤其是张佑林乘坐的“川V·00026”车牌的陆巡越野车,特别扎眼,一看就知是哪位州领导的座驾,车过一个小镇时,民警一看车牌,立即举手敬礼,我们也捎带着享受了一把首长待遇。

 因为大渡河正在修建水电站,途经电站工地每天定时放行,所以我们上午没敢耽搁,12点以前赶到了电站工地,12点放行过了工地,路边景色好的地方就停车拍照。进入丹巴境内,不时可以见到藏寨中的碉楼,沿着大渡河峡谷一路上行,一路上除了少数几段烂路,其他的路段还算可以,终于到了大渡河的源头,也就是丹巴县城。在这里,大金河和小金河合二为一,始称大渡河。

甲居藏寨距离丹巴只有10公里左右,全称其实是丹巴县聂呷乡甲居一村、二村、三村。因为甲居藏寨的名气太大,以致于许多人只知甲居,不知聂呷。一般游人所称的“甲居藏寨”是指一村和二村,有盘山公路直接可到。我们要去助学的是甲居三村,与其他两个村隔着一道山梁,尚无公路,只有一条新近才修的狭窄的土路可以上到山腰。土路的路况实在太差,轿车无法上山,于是我们把车停在了山脚下的一个地质队的院子里,乘坐越野车上了山腰,再步行一段路到达了我们晚上下榻的藏家。

甲居三村共有58户藏民,藏居依山而建,基本上没有农田,只有门前屋后种着少量的玉米等作物。山坡上多是苹果树和核桃树,还有花椒等。因为没什么象样的现金收入,这里的藏民人均年收入只有几百元,比甲居的另外两个村要差,另外的两个村因近年来游人日多,经营旅馆、餐饮和其他的旅游项目,收入比三村要好得多。

我们到达的时候已是午后3点,热情的主人招待我们吃饭,虽然简单,但已是不易。三村的更登村长忙前忙后的招呼我们,还找来一位漂亮的姑娘帮忙(到晚上我们才知道她已是8岁孩子的母亲),姑娘曾经是丹巴美女大赛的第三名,称为“石榴花”(第一、第二名称金花、银花),人很大方,说是没上过几年学,但普通话说得竟相当不错。饭后石榴花带我们去参观了村长家的碉楼,大家都直爬到碉楼的顶上。在山上散步,遇见一小黄牛,大家都上去牵牛合影,又遇见一老人,是小黄牛的主人,热情地邀请我们上他家坐坐,经石榴花介绍,才知他就是更登村长的父亲。村长家的新房子极其宽敞,只是还未装修。我们进去一阵闹腾,又是拿老人的烟袋拍照,又搬出大碗、酒瓶作喝酒状拍照,我还和石榴花扮一对小夫妻给老人敬烟,老人竟也微笑着配合。石榴花还在路边的山坡上摘苹果给大家吃,说是村长家的,随便吃。

晚饭前,孩子们陆续来到了我们下榻的房东家,我资助了两位小女孩,一位叫王正春,听起来象汉族的名字,但她是藏族,上三年级,一双大眼睛,永远带着笑意,我家领导陈红蓓一见,竟喜欢得不得了。另一位叫拥忠格玛,上五年级,个子高挑,四肢修长,大家都说她长大又是个丹巴美女。陈红路资助的两位都是男孩,一位叫格西杰,刚上一年级,掉了门牙,腼腆地笑着,一问才知原来就是石榴花的儿子。另一位叫夏加格西,上三年级,长得活象电视上红极一时的新疆男孩阿尔法,一副机灵鬼的样子,我们都叫他阿尔法。陈红路忙着给孩子们照相、分发学习用品,忙得不亦乐乎。

晚饭后,村里的乡亲们都来了,村民们之间的关系都非常和谐,谁家有诸如盖房子、婚丧嫁娶等大事小情,大家都会来帮忙。我们的到来,自然被乡亲们视为全村的客人。村长还特意开车去另两个村接来了一批藏族姑娘,都是甲居藏寨的景点讲解员,能歌善舞。在房东家的大露台上,乡亲们与我们一起唱起了情歌,跳起了锅庄。孩子们为我们献上了洁白的哈达。直到夜深了,乡亲们才逐渐散去。

 

8月2日

今天我们去了山梁那边的甲居藏寨,我坐在更登村长驾驶的微型面包车副驾驶座上,得以与他一路聊天。更登今年30多岁,长得比实际年龄要老一些,他从16岁开始开卡车跑运输,在村里绝对算是个见过世面的人,至今仍有一辆卡车承包给别人跑运输。他觉得自己的村子不富裕主要是因为交通不便,希望在他当村长期间把路修好,使自己村也能象一村和二村那样因为开发旅游而增加收入。沿途他不断减速甚至停车与遇到的每一位乡亲打招呼,看起来他人缘不错。

上甲居藏寨的路修得不错,路虽然不宽,也比较陡,但路面比较平整。在半山腰的一个突出部,有一个观景台,可以看到甲居藏寨的全貌。几百幢藏式民居依山就势,错落有致地融于一片片绿树丛中,整体布局自然、和谐、大方。藏式民居以白色为主基调,辅以红色和黄色的彩绘,据说藏民在每年的冬天都要将房子重新粉刷,因此掩映在绿树丛中的藏居在任何时候看上去都显得那么精巧别致。

车子将我们送到了寨子中的一幢很大的藏居门口,有牌子写着“姐妹接待站”,其实就是一农家旅馆。进门有一很大的院子,房子共三层,一层是厨房和餐厅,二层和三层是客房,有几位四川口音的客人正在打麻将,想是住在此地休闲的,象我等远道而来的游客是不可能似这般挥霍时间的。

姐妹接待站的主人是三位藏族姑娘,我们去的这一天,大姐没在,二姐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的,能说会道,尤其是劝酒的功夫,好生了得。我们一家加上蒋云兵四人刚进入餐厅,想喝一口茶水解渴,刚一坐下,二姐就过来请我品尝青稞酒,盛酒的是一个银色的小碗,但还是被称为“杯”。说是青稞酒挺淡的,我就喝了一杯,紧接着二姐就说了个什么理由,说是要我喝六杯,当时觉得青稞酒确实挺淡的,再说也不太懂人家的礼节,不知道能不能拒绝,就一气真的喝了六杯,而此时尚未开饭。真正的敬酒其实还未开始

凭借张佑林的州政府副秘书长的身份,我们这次在甘孜一路都有人宴请。今天的中饭是聂呷乡的乡长和书记宴请我们,当然也因为我们为当地的孩子们带来的爱心。吃饭的地点就在姐妹接待站。席间,两位藏族姑娘再一次展示了她们的劝酒功夫,二姐的嘴皮子确实厉害,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让客人喝酒,而小妹的歌声更是非常的动听,姑娘们的母亲据说文革期间曾是乌兰牧骑队员,也为我们唱了两首歌,可以想象她当年的风采。我唱了一首文革期间的藏族歌曲,两位姑娘均不予认可,说没有这首歌,还是她们的母亲为我作证,否则可能又要被罚六杯酒了。陈红路还和姑娘们的母亲合唱了藏语版的“北京的金山上”。老费每次被要求唱歌时总是以一番真情洋溢的讲话来替代,也许是情之所至,每次竟都能“蒙混过关”。乡党委杨书记和乡长以及同来的几位乡干部都为我们演唱了热情的祝酒歌。再次印证了当地人自称的“会说话就会唱歌,会走路就会跳舞”。当然,我们队伍中的陈朝霞老师则每每以其专业的功底让主人们领略了能歌善舞绝非藏族人的专利。还有我们队伍中的几位小家伙—佑林的女儿张曦、马玉君的儿子刘轩池、我儿子樊晨也都有极为精彩的表演。

我和佑林成了姑娘们敬酒的主要目标,六杯一组、四杯一组的不知喝了多少,好在这一天我不用开车。青稞酒确实比较淡,大概就是为了适应藏民们如此的喝法而故意酿得淡一些,否则还真会喝出人命来。

饭后我们回甲居三村的途中,路过了位于山下公路边的佛爷岩小学,接受我们助学的孩子们就在此上学,我们进学校去参观了一番,学校虽然不大,但校舍应该算相当不错,看来当地人对教育还是比较重视的。在一张用毛笔书写的红榜上,看到了我们熟悉的几个名字,接受我们助学的孩子们几乎都是三好学生或优秀少先队员,我们家的拥忠格玛还是县级三好学生。这让我们有些许欣慰。说实话,这里的山水非常美丽,而这里的人民确实还比较贫困。作为一介书生,我们没有能力改变这一切,唯有希望孩子们能够通过努力来改变自己和家乡的未来,这不仅是我们的愿望,也是参与这一活动的每一位财院教师的心愿。孩子们,努力,愿你们从这里开始腾飞。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